您现在的位置:首页->部委党建->作风建设
【图片故事】“测霾人”的24小时
来源:中国气象局     2016年12月21日 

  12月20日,北京启动重污染天气红色预警第五天,也是这次雾-霾过程中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一天。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高级工程师张碧辉是当天值班预报员之一。早上5时50分,张碧辉在地铁安河桥北站乘车上班。从位于马连洼的家骑车15分钟到地铁站,再坐9站地铁,他上班路上要耗时50分钟左右。

  早上7时,张碧辉抵达中央气象台。他并不是当天全国天气会商的发言者,但要提前为当班首席预报员准备材料。

  7时10分,张碧辉正在抓紧调阅并制作早间雾、霾预报产品。“通常都来不及吃早饭。特别是雾-霾过程如此严重的时候,环境气象方面要准备的事情就更多。”

8时30分,早间全国天气会商,站在后排的张碧辉专心聆听气象专家、预报员讨论。

  9时许,刚刚吃完早饭的张碧辉就这次雾-霾过程发展趋势等问题与同事进行讨论。“出现争论也是正常的。大家都是为了让预报做得更精准一些。这是预报员在应对雾-霾时所能做的。”

  会商结束后,张碧辉与京津冀环境气象中心的预报员通电话,交流预报意见。这一天,河北多地空气质量指数“爆表”,北京则考虑是否将霾橙色预警升级为霾红色预警。

  中午,张碧辉到食堂打饭。“有时候上午一忙就错过了饭点,到食堂发现菜已经不多了。”这次虽然有爱吃的饭菜,但忙碌了一上午的他却觉得胃口不大好。

  13时许,午休时间,张碧辉抽空看了下新闻媒体对这次雾-霾过程的报道。他说:“心情挺压抑,感到任重道远。”

  下午,张碧辉和同事又进入专注而繁忙的工作状态。他们要在数值预报系统客观预报结果的基础上,根据发生雾-霾及空气污染地区的具体情况进一步进行研判、订正,并制作出预报产品。

  张碧辉在调阅此次雾-霾过程的各地实况数值资料,准备制作每天下午发布的预报产品。“这次过程终于快要结束了。”

  20日20时许,张碧辉关注预警发布情况。作为晚班,他要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之后。

  20日22点,张碧辉回到值班室休息,并与家人通过电话。北京红色预警下幼儿园停课,而自己要连续值班24小时,妻子只能请假在家照顾3岁大的女儿。张碧辉只能休息到第二天凌晨4点钟,就要起身制作预报产品,并制作早间会商材料。

  21日早上8点,张碧辉代表中国气象局环境气象中心在全国天气会商上发言。“22日清晨起,雾-霾过程从北向南有一个消散过程。”

  21日早上9点,结束了连续一个白班和一个夜班,张碧辉准备回家。这是北京此次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的最后一天。看着灰蒙蒙的夜空,张碧辉说,预报员能做到的是尽可能准确监测、预报雾-霾,但对于“何时才能治理好大气污染”,有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