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党建论坛
民主的理解与中国的实践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2016年07月26日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指出,以什么样的思路来谋划和推进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具有管根本、管全局、管长远的作用。古今中外,由于政治发展道路选择错误而导致社会动荡、国家分裂、人亡政息的例子比比皆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坚持正确的政治发展道路更是关系根本、关系全局的重大问题。

民主是现代社会绕不开的话题,也是困扰现代社会的难题。关于民主的论述多如牛毛,有些被视为真理的基本信条其实非常错误。一种最常见的错误是:民主是在古希腊时期由西方发明的,世界上其他地方没有民主。“西方民主”因此成为与“东方专制”的鲜明对比,成为先进与落后、文明与野蛮的清晰划分。这种错误结论是在西方中心论的立场上,为西方树立了一个世俗政治的道德制高点,成为西方主导世界话语权的理论基础。

民主的通俗说法就是大家商量,这种民主在全球各地很多原始社会就存在。大航海时期到达美洲的西班牙人,其民主程度不见得比当时印第安部落内的民主程度高。所以,民主是西方文明的独特发明之说,完全是西方文明为自己贴金的神话。

在等级制度社会,民主基本只是高等级贵族内部的事情,与低等级群体无关。西方引为自豪的《英国大宪章》,其民主程度未必比大约同时期的中国女真政权、蒙古政权更高。蒙古大汗曾经是贵族选举的,英国国王却不是。历史发展到近代,西方对于民主的推动是,民主权利逐步从少数贵族扩大,从有财产、年龄、性别限制,扩大到全体18岁以上公民。这大约在一个世纪前才发生。因而,西方现代民主的本质只在于民主权利范围的扩大。然而,我们可以在中国典籍中找到“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等许多圣人语录。这里的“民”显然也是指全体民众,而非特定阶层。

当然,我们并不是完全否定西方现代民主制度的价值,可以说,近代西方就有了明确的民主制度,例如一人一票,多党制、代议制等。中国也早就有民主概念,但缺乏清晰的民主制度。对于制度比较,很多中外学者都有论述,这里不展开。简单说,制度各有千秋。我们难以接受西方民主包治百病的看法,甚至很难接受“最不坏”的说法。以法国、日本等为例,近年来极右翼政党和势力的发展,让人们的这一担心日益加重。一些非西方国家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结果常常与独裁或军政府形影不离。例如在埃及,西方不得不用军政权的“民主”取代一人一票的民主。

代议制是现代西方民主制度中以社会精英为核心的民主,目的是防范极端平民主义或者说民粹主义的倾向。民粹主义概念19世纪末在西方出现,随着20世纪初民主范围扩大到全体18岁以上的公民,民粹主义日益成为西方民主挥之不去的阴影。乌合之众、狂热分子、群氓政治等标签都是西方社会对于民粹主义的描述。换个角度看,中国历史上从举孝廉到科举制,又何尝不是一种代议制?我们可以说它也许不再适合于现代社会,但我们不能否认它曾经确实起到了代议制的作用。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中国式代议制的一个鲜明主张。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笔者认为,民主是一个很好的理念,但在实践中,民主的具体制度其实只是一个工具。工具本身不具有道德价值,关键在于如何使用。选票是政治民主的一个具体制度。有一句通俗的话说,选票不能当饭吃。这句大白话表达了一个基本事实:政治民主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民主的目的可以说很多,但经济民主是根本目的之一。

很多西方学者指出,近年来,美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日益加大。也就是说,美国民众的政治民主并没有换来他们所希望的经济民主。由此来说,中国政府以共同富裕为发展目标,标志着中国政治以民主的本质,即经济民主为首要目标。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忽略政治民主。但首先,政治民主并非只有西方一种形式;其次,当今中国的政治民主虽说还有不完善之处,但我们不能否认政治民主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曾经发生的作用。至今,它依然在持续发挥着良好的作用。

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中,群众路线,批评与自我批评,民主集中制等,都是政治民主的表现。民主集中制是最高原则,体现了充分表达、高度协商与最终决策、贯彻落实的关系。世界上很多政治家和学者指出,中国政府比西方政府更有效率,原因就在于此。批评与自我批评作为政治民主的一种手段,可以在每一级组织、每一个群体,甚至任何与公共事务有关的个人之间使用。它可以是公开的,也可以是私下的。是一种非常灵活的沟通、交流机制。群众路线是社会基层与管理者的关系,随时随地都能发生。配合以基层村民选举等制度,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使得每一个中国民众都能行使各自的政治民主权利。

有一个形象化的说法:西方的政治民主不过是一个人一辈子打十几次勾。这个说法虽有夸张,但与中国的民主集中制、批评与自我批评、群众路线等综合手段相比,显然,中国的政治民主具有全方位、多层次、多渠道的网状化特点,比西方民主制度的选票方式具有更好的灵活性和适应性。

当然,中国政治民主理论上所具有的优点,还要在实践中认真落实。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否认中国政治民主、经济民主的存在和有效,否则便无法解释新中国成立以来所取得的一系列重大成就。从成立初期的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到经济总量位列世界第二,成为当今世界举足轻重的大国,中国的民主实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未来,我们应该在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原则下,结合实际地进一步完善中国的民主实践。(作者为作家、文化评论人)

推荐阅读


习总书记建党95周年讲话为何10次强调“不忘初心 继续前进”

习近平提四个“没有变”客观判断经济趋势 对供给侧改革提出新要求

习总书记建党95周年讲话百余次提及“人民” 对青年一代寄予厚望

习近平再强调改革落地:地方力量打通“中间一公里”

习近平欧亚之行体现丝路情怀:做好共建"一带一路"大文章

·相关导读